"有田烧“,估计关注日本瓷器的人应该或多或少都听过这个名词。

400年前,来自朝鲜的陶工李参天,在日本有田地区发现了可以烧制白瓷的陶石。从他的手中,日本诞生了在本土烧制的瓷器,被称为“有田烧”,有田烧在发展过程中,不断汲取来自中国的青花技术、彩绘技术,产生了多样的风格。有田地区非常重视对制瓷师傅的培养,也珍重自身的技术和口碑,有田烧的命脉,在四百年间从未断绝,并且始终朝着时代发展变化。

 

照井壮老师,也是一位有田出身的职人,但是他的瓷器,却走向了与典型有田烧截然相反的方向。

在说照井壮之前,我们先来认识一下他的父亲照井一玄。他在年轻时学习考古,而接触、喜爱上了有田烧,甚至不惜搬家住到有田去。他同时也是一位有名的职人,他的作品,就是目前结合古典趣旨与日本审美的有田烧,制品更加偏向艺术性。
 

这样的父亲所培养的孩子,却非常不喜欢严肃严酷的职人世界,一直到上大学,都对有田烧敬谢不敏。而到了大学,他在学习雕塑的时候,看到了当代艺术家鲤江良二的器物。和精致繁复的有田烧不同,那种混杂着墨汁碎石、造型自由狂放的艺术品,让照井壮受到了极大的冲击,从而也明白了:原来陶瓷制品,是可以有不同的道路的。毕业之后,他便加入鲤江工房,决定开始在有田制作自己的器物。

如果说鲤江良二给了照井壮一个全新的视角,那么在之后,他遇到的韩国制陶师李康孝,则给了他一个新的方向。因为李康孝,照井壮学习了韩国的烧制工艺,并且对生活用具产生了兴趣,他喜欢上了具有生活感,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器物。

 

有了新的想法,也有了想要做的东西,照井壮结束学徒生涯,在有田开始了自己的工作。首先第一步,就是寻找原材料。因为在有田工作,所以他希望制作瓷器,但同时,又希望自己的作品抛去瓷器如冰的光亮,带有土一般陶的样子。问了好多原材料提供商,最后有一位提供商说,一般瓷器用的瓷土,不会有你想要的效果,但如果是使用制模时,模具用的瓷土的话,可能能够达到你的要求。

一般的职人,用这种瓷土做完模具之后,一般都会扔掉,属于不被看重的瓷土类型,但是照井壮却觉得,用这种土来做东西,好像也很好耶。于是,在一次次试验之后,他得到了自己调配的"粗瓷土”。将制模的瓷土烧制一遍之后,打碎与其他瓷土进行混合,保留其中小小的石粒,用这样的混合瓷土烧制的器物,带有陶制品温厚的手感,瓷器的高硬度和高密度。

“我不要做有田烧。”

照井壮在开始的几年内,都坐着这种偏向简单、朴素风格的瓷器,虽然经过刻意的压制,但大都保留着瓷器的光泽度。大概在照井壮独立开工房五年之后,因为接到了一个大订单,导致自己的窑不够烧,就跑去边上的佐贺县窑业技术中心,借用了窑来烧瓷器。新的窑烧制出来的瓷器,却完全没有了瓷器的光泽!

顾客看到这样的成品,表示根本无法接受,但是照井壮却很开心,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这种没有光泽的感觉。他买了一模一样的窑,用同样的条件,继续烧制了一批这种质朴的瓷器。这种瓷器,就是照井壮个人风格成型的开端,属于他自己的“白瓷”。

虽然被称为“白瓷”,但是却有着偏奶油的米色,用来盛菜盛饭,自然就带上了温度感,让人感觉很好吃。以白瓷为基础,照井壮又开始了他的新系列——青线刻。

所谓“青线刻”,就是先行在成型的瓷土上刻画线条,然后用蓝色染料进行绘制,最后入窑烧制,“线刻”是一种传统的技术,但是照井壮的青线刻,蓝的纯净,刻的细密,凹凸的手感让人爱不释手。环绕的线条,时密时疏,每一个都各有不同,虽然简单,但是自有其百看不厌的魅力所在,不管在什么场合拿出来用,都能够瞬间融入其中,实用度满分。

照井壮人在有田,他的技术、使用的东西、生活的各方各面,都和有田紧密联系,但是他的作品,却是这么的“不有田”,也让我们看到,就算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沉淀,有些东西,可以经由不同人的手,开创出不同的未来。

 

我们带来了可以用于生活各个方面的白瓷和青线刻系列,希望喜欢。